当刘志雄将“卓越品质、完美服务、超凡价值”三大承诺作为企业经营理念,并将公司起名为深圳三诺电子有限公司时,他没有想到,11年过后,他竟因此成为在韩国上市的第一家外国企业,改写了韩国证券史。

休学打工挣学费

上世纪80年代,刘志雄本来有一个不错的家庭,做厂长的父亲和贤惠善良的母亲,把一个有5个子女的家庭打理得井井有条。但1989年,父亲突遭车祸,随后母亲病故。一个幸福家庭就这样以令人难以置信的方式走向没落。如果说亲人的不幸还可以承受的话,随之而来的生活的艰辛和压力则完全可以改变一个人的梦想与追求。

当时还在读高二的刘志雄因为无力支付每月20元的学习费用,受到同学和老师的歧视。激愤中的刘志雄在一张纸上写下“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可他毕竟不能证明自己就是鸿鹄啊。于是,17岁的刘志雄作出了在当时几乎是无奈现在看来也许是明智且及时的选择:休学,挣到学费再回去上学。

1989年,他带着东借西凑的100多元来到深圳。因为字写得好,他在蛇口一家合资的模具厂被安排做文字工作。如果顺着这条路走下来,刘志雄就是一家企业的高管,同样会有不错的生活和前程。但一心要做“鸿鹄”的他还是想改变自己,有一天,他发现厂里做的模具要用到中学所学的数学和化学,一下子来了兴致,就要求改当学徒,可老板不答应。刘志雄提出只要让他学,可以不拿工资。可能是他的诚心感动了老板,他终于如愿以偿。

接下来的故事说起来刘志雄自己都觉得有趣。他一面不分白天黑夜地学,另一面还要看师傅们的脸色行事,好几个师傅一个都不能得罪。应付这些,对天资不错的他好像也没那么难。一年后,那个模具厂搬迁了,于是他决定换个厂子试试。

他来到另一个模具厂,要求做师傅。面对眼前这个不足20岁的毛头小伙,老板拒绝了。深知人性弱点又好像有点谈判天赋的刘志雄就和人家讲条件,给3个月试验期,不支付工资,如果成功就用他,不成就自动走人。3个月后,他精湛的技艺,让老板和同事眼前一亮,“模具还能做得如此精美”!他不仅留了下来,还受到重用,成了小组长,后来又做主管。

初战告捷,刘志雄早把回去读书的事放到了一边。1994年底,他承包了一个停业的加工厂。一年后,他赚了100万,接着收购了一个倒闭的模具厂,1996年注册了自己的公司。这是一段很少向别人谈起的经历,回头看,连刘志雄本人都觉得“好玩”。只是他玩大了,玩出了连他自己都没想到的硕果。

追求完美注重细节

初创时期的刘志雄专注于同行业竞争,也许是制作模具的经历,使得他养成了追求完美、注重细节的性格。而这又让刘志雄看到了另一个商机。

一个偶然机会,他发现国内的多媒体音响都是国外品牌,而中国自己的品牌音响普遍比较粗糙,外观僵硬。能不能发挥自己的优势,做出外型优美的音响呢?

刘志雄是一个想到就要做到的人。1997年,他进军音响行业成功了,产品卖得很火。1998年,“三诺”在国内推出了“中国声”数字合成影院,当年就红遍中国。随后,他加大投资力度,独立完成“数字控制虚拟环绕声系统”的开发。2003年,三诺推出独立设计的整体电脑套装机,使其拥有了提供整体方案服务的能力。

拥有自己的核心技术

刘志雄讲了个故事:2010年沃尔玛向三诺下了一份几千万美元的DVD定单,但三诺拒绝了。作为ODM(自我设计生产)厂商,三诺的原则是产品中要包含有自己的知识产权与价值链条,要有差异化的空间。比如DVD行业,因为三诺没有控制专利,不掌握核心环节与增值链环节,这只是标准化的产品,没有议价空间。

可以说,工业设计是刘志雄的情结。“如果没有工业设计,三诺就变成加工厂了”。刘志雄强调,工业设计不只是设计外壳那么简单,最好的喇叭未必能制造出最好的声音,音质的好坏与音箱结构的设计和材质等息息相关,考究的是整体的声学系统。这是三诺设计链条中的核心环节,也是给客户提供的核心价值,更成为三诺的现实竞争力。

刘志雄断言,整机品牌企业不是唯一的道路,有自己知识产权、升级能力的ODM的定制服务商也同样大有可为,关键是要把产业链作精作透。未来的三诺将通过音频产品跟视频的配套,围绕自己精密模具的核心竞争优势,摆脱同质化竞争,把多媒体这类有优势的市场做得更透。

首页滚动